浮森生

我不會寫好詩
詩和同人在一起好尷尬
但那就是我
即是生活


在永夜裡的晚安星球
寧靜的過活
直到盛大也衰微的明火
要一起毀去消瘦
讓成堆的灰燼
成為迎來黎明的山丘

〈早已死過幾次的人——莫妮卡〉卒鹿


Ep寫作平台:浮森生

相片中的我

相片,紀錄當下的美好,捕捉剎那的永恆。三年前,我和她在遊樂園相片中笑的燦爛,三年後,不知道她是否和我一樣也笑著,開心的過著每一天。

那張和她一起照的相片,是在國小畢業旅行時,途中的一個遊樂園照的。照片不大,莫約是那種拿來收進皮夾的大小,那是請遊樂園照的,五十元一張護過貝。我一直把它收在自己的皮夾裡頭,看到它的時候是我正拿去或者放錢,時時刻刻都會想到我當時從錢包掏出五十元買下它的模樣,興奮不已。

照片上的我們笑的多開心啊,彷彿時光永遠靜止在那美好的一刻,靜止在親密的一刻。

然後,我和她各自就讀不同的學校後便不再聯繫,見到面也十分陌生。就像經歷無情歲月洗刷,泛黃淡去的那張照片一般,笑容淡了模樣糊了,我們珍貴的友情也過去了。

相片,固然可以保存過去的記憶,重溫曾經的種種進而增進感情,但真正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卻有可能連同漫漫時間之流帶著照片,流去消匿了無痕跡。

-

把前幾天考試的滿分作文搬上來充版面(・ω・)

不嫌棄的話看看唄(?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