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一點詩

Ep寫作平台:Monica

入坑


你下來看看吧
看看坑裡
有我  還有一些未蒸發的可哀妄想
沉在底部  無法沖刷
也無法被刮除

所以下來看看吧  入坑吧
坑底有我墊背
可以跟你一起
共食接下來所有時光

-
雜談:

友:「為什麼你可以把推坑別人這事也寫成詩?」

森:「我詩故我在。」

將死之前手冊·之二


你不要抵抗命運
要你步入地獄
像是白日追逐卒鹿
鮮紅的死亡照在
你的睡臉上  而鹿群圍繞

於是你醒來
之於油鍋之上
開始質疑這一切只是十八的周而復始
十八的成年
十八的駕照
十八的酒水和煙草
十八的地獄
是不是十八
就是通往死亡

80÷18=4.44444......

你八十來歲 
衰老  終身未婚
在所有人的恭賀之下
和十八歲的自己交換死亡

將死之前手冊


她八十來歲
終生未婚
衰老  而腐敗
在她的餐盤裡
那些兩個月未清洗的漬
在她的沙發裡
那些從來沒有被翻找出的食物殘渣

她在琢磨她的死期
思考她稀少的遺產
能否交由於她的貓
盡情揮霍

於是她開始洗起那些餐盤了
相信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深夜
貓會帶走一切
而自己會安詳的死
在充滿腐臭食物殘渣的沙發上

成年禮


1.女孩

你有多麼美好的內裡
母親也由妳出生
不是容器裝海  混沌充天
不會變成誰的形狀 
裡頭只有和你臉孔相似的胎
望你歡喜迎接

2.男孩

後來我們都被物化了  你說
千千萬萬的不一樣的你
都成了一樣的柱體
柱體要被物化了
它們會去找容器
將自己裝備上性的外觀
舔舐每個人的腦殼
變成了你們

我知道你是不同的
但我分辨不出來了

3.所有人

我不討厭你
只是我們的身體同又不同
而你因此分心
-
雜談:

懶得改了,改了好久怎麼都不滿意,就這樣吧。
之前在期中考作文看題目崩潰寫完後剩下時間寫出來的詩。

寫作練習

後來我記起一片很藍的海,畫面中有妳。
那是我們第一次出國旅遊,哪兒我忘了,只記得villa外有很美的海可以看。妳就站在陽台上向外看著海,迎著海風吹起妳的髮絲,用手去攏時手腕上那條民族風編織的三色繩編手環很美。紅藍白三色相映,就像妳之於這片海藍、之於這片白沙灘,之於妳烈得火紅的髮。

「謝謝你給我了走下去的力量。」
你轉過頭來看我,眼睛是美好的水藍,微笑的說著。
我才要謝謝妳,謝謝彼此走進對方的生命裡,一起走下去。

-
完全沒算字數不知道有沒有爆。

卉子的月桂花


試著用花語來寫寫看
哇,我寫的像流水帳一樣呢(*゚∀゚)兩百年沒寫短篇小說了

卉子是一位舞者,一位揚名國際的舞者。
數年前突然竄起,聽說以前在國外多年精進舞蹈潛藏實力,在首次回國之後一鳴驚人,以「花一般美麗的舞姿」稱號的新人奪得全國冠軍,隨後迅速擴張向外征戰比賽,在歐美國家等地也獲得不少獎項。

「卉子是不可多得的舞蹈人才。」
一位評論家答道,隨後便成為卉子的經典形象評論之一。

幾年後不比賽了,卉子提攜後輩,在國內栽培拉拔新生代的後輩舞者。創立專門基金會提供清貧舞者獎金、開辦舞蹈教室、帶領國家舞蹈隊出國比賽等等,就是那些能夠想到的事情,甚至還未料到的地方,也有卉子的蹤影。

「我決定要像卉子一樣,功成名就之後造福社會大眾,在所有人的心中開出一朵美麗的花。」一位孩童在畢業典禮致詞時發表演說,台下響了掌聲。
每個人的心中都活成卉子最聖潔的模樣。

卉子是個凡人,總會有跌倒的時候。
在一次舞蹈授課時卉子突然暈厥,送醫檢查後居然是嚴重的罕見疾病。一時間洩了氣,卉子的舞蹈教室收的收、請辭了國家隊領頭的職位,說要好好休養,就這麼樣引退舞蹈圈,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卉子私下的愛好是園藝,不少粉絲們私自前往拜訪她時總會帶上花草樹木,本來大且寬闊的花園便開始種上了一些植物。其中種最多的是月桂樹,被一個採訪引退生活的記者問起原因:

「我的一生由勝利堆疊。」卉子表示。

這採訪過後沒多久卉子就死了。
死前卉子將自己床鋪周圍用月桂花圍成一個圈,她就在那床上安詳的睡眠死去,嘴裡還含著數朵月桂花,正如她美麗而精彩、勝利的一生。新聞台播放了她一生的經歷和傳奇整整一週,歌功頌德於她在國內舞蹈界的功勞。

「卉子的日記裡表示自己是個不光彩的騙子。」

新聞多播送有關卉子的消息一個星期。
揭發了在國外舞蹈界內部早已惡名昭彰、比賽期間她多次與評審發生關係藉以換得名次,和大型企業聯手掏空政府部門的預算費用......。

卉子漸漸地不再被人提起了,正如那些在她花園裡的月桂樹一樣,久不經人整理澆灌,蔓生雜亂、被人遺忘。

*月桂花語:勝利/不誠實

傷心

比起去較量彼此之間的傷心
我比較傾向傷害我自己
我懂得藏
而你會揭發

-
雜談、
唉,以前覺得熬夜好了不起,那些人很酷這麼晚不睡帥逼逼
現在只是隨便一晃眼,兩點就來了,看些文章天就亮起來了,
心裡頭還是愁的睡不下啊,我五點就要起床梳洗出門上課了,唉。

中也與他的奇幻貓夥伴2:就叫你太宰 治吧!

......今晚跟朋友說好要寫一篇花吐症設定的文,結果我在填超久之前自己的坑呢,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質疑人生)

→貓型太宰設定

→他們不屬於我,OOC屬於我

→如果可以我盡量填坑o<<(躺)

各位好,小女子是漫畫派的,沒有接觸動畫,如果跟動畫有什麼牴觸不要打我,無知即是幸福。(後面亂接什麼
前陣子動畫出了,新進同好很多有點半退坑(抱歉中也小天使在動畫裡的形象跟我的期待完全不同,怕被粉絲毆打),我會盡量回來填坑的。
文的第一集在我Lof自己翻!我文不多很好找的💕

-

「咦?這不是黑手黨的中原中也嗎,怎麼、養寵物啦?」
「沒有!」
超市,中也在寵物用品區碰巧遇上偵探社的與謝野晶子(!)。內心大叫不妙轉身想走,與謝野只有輕巧的拍了對方的肩:
「啊啦,如果是要給流浪成貓吃飼料的話,建議這個品牌比較好唷。」
「什、」
溫(粗)柔(暴)的將中也的身子轉向了架子,指了上頭某一個貓飼料。
「加一點魚肉之類的參混著,野貓比較肯吃。」然後對方就走了,徒留中也一臉懵。
這傢伙,也是獸醫啊?
中也默默拿了貓飼料結帳。

回總部的路上,中也遇上了鮮魚店,看著紫正特價的沙丁魚暗忖。
「這位小哥!新鮮美味的竹莢魚物美價廉!」鮮魚店老闆正招呼著。
中也抬頭看了老闆,指著竹莢魚問:
「這魚,可以拿給貓吃嗎?」
——後來中也一手提飼料另一手一袋竹莢魚回總部了。

「?」灰貓低頭看看飼料盆,抬頭看看一臉嚴肅的中也,一臉懵逼。
這......能吃嗎?
灰貓用肉球推了推盆子,半抗拒似的不吃。
中也不解,與謝野不是說著混雜一些魚肉貓比較吃得下嗎,怎麼現在不吃了。
「吃啊,怎麼不吃。」瞥了眼貓,貓咪看起來不是很滿意眼前的食物一般,罵罵咧咧似含糊發出了幾聲貓叫,埋頭吃起混雜竹莢魚的貓飼料了。

飼料盆最後剩下了半碗,裡頭的竹莢魚塊被貓咪挑揀吃得精光,剩下的全是貓飼料。
中也在出門辦事結束後回來發現了這事,抓起貓咪就問:
「這半碗是怎麼回事?」
「喵嗚——」打了一個軟綿綿的呵欠。
灰貓方才被弄醒,還睏著的看了中也一眼,又瞥向了別處。中也眼神死,這野貓子如此狡猾。
據隔壁辦公室的樋口小姐表示黑幫總部進行了一場激烈的人貓追逐戰,這都是之後的事情了。

休假兩個月的紅葉回來了,看見總部裡突然迸出一隻貓,而且還很親她不禁產生疑惑,四處詢問才知道是中也帶回來的流浪貓。

「這小可愛有名字嗎——?瞧他有多愜意。」紅葉坐在在中也辦公室裡一角的沙發,沙發旁趴著貓。
摸了灰貓的頭,貓溫順的瞇起了眼睛。中也看了一眼貓和紅葉,想起這貓跟個他處了也快一個月,跟他互動都沒過這麼親暱,是隻好女色的貓。

「沒有,要不紅葉姐您取個名字吧。」中也無心說,起個名字也好叫,只是他一直都懶得想罷了。
紅葉摸了灰貓柔軟的耳朵後,微笑開口:
「就叫你太宰 治吧!」
中也皺眉,這種名字怎麼想也不讓人開心起來。正想反駁時聽見太宰貓咪一聲柔長的叫聲,感覺很是滿意這個名字。

「好吧,太宰貓咪。」


長越大越不怕黑,
怕的是明地的城府心機,
怕的是歲月從眼前白溜過去。

Y之死

這幾天情緒全沉在關於Y的死,真的太讓我震驚和難受了。
當天在朋友的貼文看到Y走了,當下不敢相信,還去Y的臉書看了一眼,嗯,希望她求到泰妍的演唱會門票。
我是沒相信的,直到我看見陳芳明在臉書上的貼文我愣住了,再去看了Y的臉書。
我像個變態一樣一則一則去讀她所有的貼文,讀到我所能閱讀的最下一則:
『我的人生就是那一幕:
終於等到期待大半年的演唱會
蚌裡珍珠 薔薇花心 粉紅絨毛小獸的演唱會
但是我身體不舒服
只好先走了』
整個人崩潰了,Y真的死了。
她沒能聽上她期待的演唱會,她身體不舒服,她先走了。

X跟我說,她才剛認識Y,才剛知道她是那麼的溫柔就走了。
X非常的難過和心痛,跑來跟我說她不知道怎麼辦,因為是我帶著她知道Y的。
我告訴X,「她是世界上好多人苦痛的縮影,當我們試著去了解她,就會流淚。」,
這是我在白天一整天給自己消化情緒時給自己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