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森生

寫一點詩
我不會寫好詩


在永夜裡的晚安星球
寧靜的過活
直到盛大也衰微的明火
要一起毀去消瘦
讓成推的灰燼
成為迎來黎明的山丘

〈早已死過幾次的人——莫妮卡〉卒鹿


Ep寫作平台:浮森生

我爸不會開飛機

或許你爸真的
比我爸厲害一點
或許沒有
那些開過的飛機 
騎過的大象
還停靠在高山之上 
停在
你的枕頭上

現在換我了
我的爸爸
最棒
最厲害了
他把我的飛機和大象都帶走後
再也沒有出現在我的枕頭上


我以為孤獨是一條很長的路
上頭卻有很多人
交錯躺在路上
總是在選擇跨越或是踩踏中
緩慢前進

比如你跨越
發現母親正在你的腳下
哭著求著  每個你們都走遠了
她成為下一個人的母親

跨越了誰其實不太重要
因為有時你也看不清自己的腳步
但你依然前進
偶爾遇見那些惡意的凸起
你會踩踏
然後慶幸自己穿了雙好鞋
是由誰購買讓你穿上

走到一片平坦的遠方
一起躺下
成為他人跨越或踩踏的選擇

夢到很絕望的夢。
夢裡家人極其手段的磨光我的理智和耐心,日常的簡單的微不足道的。

我在父親把煎過的秋刀魚丟進水裡煮滾的時候,終於發瘋了。
我把自己的頭髮扯爛,頭皮和手一直在滲血,還把家門口的軌道式拉門瘋狂來回拉動發出刺耳的噪音,最後把它們踹倒站在上頭崩潰大哭和無止盡的尖叫。
但是沒有任何人來理我,沒有任何人。
夢裡的他們每個人的漠視著我,母親手持著家用電話等待著永遠不會也無法回撥的親戚電話,弟弟將要送給親戚的柔軟無比的鳳梨酥逕自切割食用,而父親依舊在處理他的魚。

這一切的一切都使我發瘋。

他們說好著要在一個小時前就要出發,將那盒鳳梨酥送給親戚。
但現在他們做著荒謬的事情,不出門,就在那裡虛耗時間,這無端使我發狂。
我最厭惡的就是拖延時間,延遲出門,更或者是遲到。

在我終於徒手將軌道式拉門上的防蚊網撕下放入嘴中,雙手手掌早已被割傷充滿鮮血,而我也癲狂到無法收束的地步時,我醒來了。
被衛生棉充滿經血的感覺抽離夢境。

醒來感到很無力,因為這些大體上每天都發生在我的生活裡,而我竟然沒有像在夢中一樣如此的反抗抓狂,我不知道我在顧慮什麼。

只是現在每當我看到家裡的軌道式拉門,就會想起滿是鮮血的我,曾經那麼激烈的想要結束這永遠令我發瘋的日子。

約嗎

——有感於網路散布不雅照以求歡的男性

來窺探吧
我和妳不同的地方
高聳站立於
山丘  樂土  低澤  所有通往分裂產出的地方
我知道妳是喜於通透大自然奧妙的
降生歡愉之前  阻遏萬靈之後
我知道妳會喜歡的  因為我很喜歡
所以我想妳也一定喜歡
和我一起做快樂的事
儘管妳不一定微笑

麻雀


昨天我踩了被車輾斃的麻雀的屍體
今日他還在這裡
扁平就像昨天
而我不去在意
今天也不會

要把自己活得多用力
才能不去惦記他人的傷心
就像我不去記起我踩過麻雀的屍體
踩過牠早已終結的命運
毫不惦記

明天牠的肉體還會在那裡嗎
我在歸途的末路上遇見麻雀的靈魂
牠要我將牠被放在前方公園的榕樹下
被我忘記

-
我在回家路上趕車兩天都遇見被輾斃的麻雀屍體,第一次不小心踩到牠了,第二天沒有。然後我將他移去前方的公園樹下,那裡有很多鳥。

-
這陣子比較忙,把之前寫的放上來。

高中学校的体育课一周两堂,其中一堂是舞蹈课,我身子差没能上去跳,通常都坐在教室边角看着别人跳舞。
暖身时候播的音乐,老师总是播这首歌带着大家做拉筋。

脑子裏总是乱哄哄的想着一些怪事,比如痛苦,比如伤心。我怎么就是不能和别人一样呢,一样跳舞、一样上课、一样开心一样没心思过日子。
我在生活里处处嚐着一些细微的因子,而那些都使我变得跟别人不再一样了。

我变得胆小,变得胆怯,对任何人事物的处事应对都觉得过敏。我看着对方眼神一撇,心里头就发慌。我把太多人的感受都揽在自己身上无法消受,全数变成暗夜里头梦境中的噩魇。

一日一日都在数着自己的死期、老早给自己定好了,现今就是每天觉得过得慢,想提早些。我是个没有未来和幸福的人,这些抽象的意义套用在我的身上会滑落,变成虚浮的字词躺落在地上。

高中同学老问我未来想考哪大学去、工作想做啥,我答得生涩且敷衍,我知道这都不是我的,我不会在那里的。
一句话迟迟埋在口里不敢说出来,「我就怕我高中没能读完呢」。

你告訴我
人是要依傍著光前進的
此時我們深居地底
而你眼裡有光

我其實大體不記得事情是怎樣發生的了
被翻攪  被奪取
抬頭的蟒蛇就能吃掉信天翁
彷彿指向光
前頭就只有死亡

後來你告訴我
人還是要依傍著光亮前進
你看我  掘刨自己的棺槨
手持火炬  燃光我的呼吸

聖誕節


馴鹿成群飛越北極上空
老人的行囊裡有好多禮物
孩子們夢嚅著明日到來
塑膠聖誕樹下早已是方盒滿疊

而我還沒入睡
聖誕老人不會光顧我的床前
只有魯道夫送我一盒吸食器
要我繼續活在馴鹿的毒品裡
在12月24號的深夜飛行飛行

來年又今日的歡愉之時
有人降生於此

未來教育


讀那麼多課本
總有一頁重點
能夠描述出人生的樣子
寫過那麼多題目
總有一格答案
會讓你填上悲傷的形式

讓我們開始上課吧
請準備好課本和紙筆
而下課後
你會重新讀懂我的語言

食物

人人都應該當一份食物
一份明確表示保存期限的食物
這樣就會有人明白
有些人早就在製造的時候
已經爛掉了
比如我
比如苦痛成為勾芡的羹

你應該有義務將食物好好保存  好好吃掉
想想那些非洲的孩子
他們說道
卻又每天把不愛吃的團膳午餐
一次次倒掉
倒掉我
也倒掉你口中的非洲孩子

「你有好好保存過食物嗎,那麼也請
    像保存好吃的食物一樣
    好好保存我。」

你有保存過食物嗎
知道未完熟的水果不能放在冰箱裡
會無法熟成嗎
知道的話
怎麼又會把快臭酸的沙丁魚放在冰箱
期待自己下次會吃掉
那是我  沿著雞蛋盒的位置跳下
死在鮮美的白菜上
而你完全不知道

「既然不懂得保存,那丟掉簡單多了吧?
    想想那些非洲的孩子。」

好想當一份食物
一份有明確標示的保存期限的食物
好讓早已過期的我
早一點被大家丟掉
我不是很想看見
你們打開我
又因著腐爛的心靈臭味而把我丟掉